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 第三十章:輿論

              所屬目錄: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zwhj.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金景輝采納了李啟政的建議,將被捉的陳啟程直接交給了警方,同時借用媒體,大肆宣傳,報道VIVI火災背后的罪魁禍首,就是天合會,以及與天合會掛鉤的國民黨。

              他們這么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打壓民進黨,打壓所有的綠色團體,是政治迫害。

              這件事情登上媒體之后,可是在臺灣引起不小的風波。以前藍綠相爭,是斗而不破,可現在卻演變成了縱火殺人,非同小可。

              民進黨想抓住國民黨的小辮子都抓不到,這次國民黨賣出這么大的破綻,民進黨又哪能放過?

              由民進黨控制的各家綠媒對天合會乃至國民黨,展開了口誅筆伐,輿論迅速把國民黨推上風口浪尖。

              說起來,國民黨是真的爛泥扶不上墻。

              在大陸,國民黨執政,斗不過共產黨,打輿論戰,輸得一塌糊涂。

              跑到臺灣,國民黨依舊執政,可還是這副德行,搞輿論,搞宣傳,從上廢到下,被民進黨追著屁股踩,也輸得一塌糊涂。

              無論是一個人,還是一個政黨,被一塊石頭絆倒一次,那可能是不小心,但被同一塊石頭連續絆倒兩次,那就是真的蠢。

              現在警方手里既有人證,又有物證,矛頭直指天合會。天合會無論如何也脫不開干系了,不過天合會這邊也有說詞。

              當時讓陳啟程運送東西的人是蔡志忠,但現在蔡志忠已經神秘失蹤了,天合會現在也在四處找他。

              天合會把所有的問題都推到蔡志忠身上,是可以逃過法律的制裁,但卻逃不過輿論的壓力。

              民眾普遍不信任天合會方面的說詞,連帶著,民眾也對國民黨表現出極大的不滿情緒。

              這時候,國民黨做出的選擇是迅速與天合會劃清界限,省的惹火燒身。

              只是國民黨的這種舉措,在民眾們看來,完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國民黨就是VIVI事件的幕后主使者。

              連日來,由民進黨操控的綠媒變著法的指責國民黨,連帶著,將以前白色恐怖時期陳芝麻爛谷子的舊賬都翻了出來,其中當然少不了二二八事件。

              二二八事件是綠黨打擊藍黨的法寶之一,只要有機會,民進黨就會把二二八事件搬出來,打擊國民黨一番。(二二八事件是國民黨對臺灣民運的鎮壓,具體情況,可百度,文中不再贅述。)

              其實臺灣藍營的人是多過綠營的,不過越來越多的人變成了中間派,無論藍綠,誰做的好就支持誰。

              這次天合會縱火VIVI,讓中間派甚至是許多藍營的人,都對國民黨大失所望,僅僅幾天的時間,國民黨的民調呈直線下跌,而民進黨的支持率則是大幅上升。

              藍綠之間出現這樣的結果,當然是民進黨最愿意看到的情況,作為幕后推手的金景輝,還被民進黨的大佬特意請去,一起吃了頓飯。

              楊守光也沒想到金景輝的腦子突然變得這么靈光,竟然借用此事打起了輿論戰,不僅把國民黨狠狠踩了一腳,同時還把民進黨用力地向上推了一把。

              現在楊守光倒是后悔了,自己當初真不該把陳啟程交給金景輝,如果這場輿論戰是由自己發起的,現在被黨團刮目相看的人則是自己,還有金景輝什么事?!

              這次,國民黨被輿論打得暈頭轉向,天合會更是焦頭爛額。這日,天合會的老大陳振生,親自來到謝文東的別墅,找他見面。

              看到陳振生從外面走進來,謝文東一只胳膊搭在沙發靠背上,敲著二郎腿,笑呵呵地說道:“這是什么風把陳老吹來了,稀客、稀客。”

              這次見面,與上次相見沒隔幾天,不過也就這幾天的光景,老頭子好像老了七、八歲,斑白的頭發有些凌亂,臉上也是帶著倦容和疲憊。

              “謝先生!”對于謝文東沒有起身相迎這樣的失禮,陳振生也沒空和他計較了,他走上前去,坐在謝文東的對面,說道:“這次你可得幫我,我現在也只能指望謝先生了。”

              謝文東聳聳肩,不解地問道:“陳老這話是怎么說的?”說著話,他向一旁的水鏡揚揚頭,說道:“去給陳老倒杯茶。”

              “是!東哥!”水鏡應了一聲,起身走向廚房。

              “VIVI的事,可不是我們天合會做的!”說話時,陳振生目不轉睛地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但笑未語。接過水鏡遞來的茶杯,向對面的陳振生擺擺手,含笑道:“陳老,喝茶。武夷山上好的大紅袍,陳老嘗嘗。”

              對于謝文東的顧左右而言他,陳振生十分不滿,他將面前的茶杯推到一旁,身子前傾,說道:“謝先生,這件事……”

              他話還沒說完,金眼走了過來,向陳振生伸手。

              陳振生一臉的不解,不明白金眼向自己要什么。

              金眼面無表情地說道:“陳老,請先交出手機。”

              陳振生眉頭緊鎖,看著對面的謝文東,問道:“謝先生認為我會被人監聽?”

              “小心駛得萬年船嘛!謹慎一點,對你對我,都沒有壞處不是!”謝文東含笑說道。

              有求于人,陳振生不好發作,他從懷中掏出自己的手機,遞給金眼。金眼又走到陳振生的保鏢近前,搜了一圈,拿起七、八支手機。

              他也沒把手機拿遠,直接放進了微波爐里。要說什么防輻射最好?微波爐啊!手機放在微波爐里,那真的是一點信號都沒有。

              陳振生看了一眼,收回目光,繼續看向對面的謝文東,說道:“謝先生,VIVI的事,可不是我們天合會做的,現在謝先生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天合會的頭上,這未免太不仗義了吧?”

              謝文東仰面而笑,向陳振生擺擺手,說道:“陳老可要搞清楚,把事情推到你天合會頭上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四海幫,是民進黨,陳老現在反倒指責起我不仗義,有些過了吧?”

              陳振生與謝文東對視良久,他深吸口氣,說道:“現在,天合會已經被打壓得喘不過氣來,謝先生是不是也該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哈哈!”謝文東大笑,反問道:“陳老的意思是,我現在應該站出來,向媒體和警方聲明,VIVI的事,不是天合會做的,而是我謝文東做的,對嗎?”

              陳振生捶了捶額頭,揮手說道:“謝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也知道,這件事情涉及的可不僅僅是天合會,同時還涉及到黨團,牽扯太大。謝先生不必親自承認,只需派出幾個兄弟幫忙頂包就好。”

              說著話,他伸手入懷,掏出一張支票,向謝文東面前一推,說道:“那些頂包弟兄的安家費,我們天合會出了。”

              支票是疊起的,擺在謝文東面前,他都沒有打開去看的沖動。

              他身子向后倚靠,慢悠悠地含笑說道:“陳老也說了,推出去能扛雷的,得是兄弟才行!這殺人放火,兄弟們得沖在最前面,臟活累活,兄弟們得卯足了勁去干,好不容易能過上幾天安生的日子了,還得被推出去扛雷,陳老,你說說看,做兄弟的,咋就那么倒霉呢?”

              他這番話,把一旁的五行兄弟都差點逗樂了。陳振生聞言,老臉通紅,很快又轉變成鐵青色,他凝聲說道:“謝先生……”

              謝文東擺下手,掏出香煙,抽出一根,水鏡拿出打火機,將香煙點燃。謝文東吐出一口煙霧,說道:“我不會讓我的兄弟去扛雷。”

              “謝先生想袖手旁觀?我已經說了,這件事,涉及到的不僅僅是社團,更有黨團……”

              “和我又有什么關系?”謝文東笑問道。

              “啊?”陳振生一時間愣住了,沒反應過來。

              謝文東不解地問道:“無論是涉及到貴社團,還是涉及到貴黨團,和我有關系嗎?”

              陳振生呆呆地看著謝文東,一時間沒說出話來。

              幫派想在臺灣生存,并且做大,就必須得和政黨掛鉤。

              謝文東和四海幫水火不容,而四海幫的背后靠山又是民進黨,謝文東自然不可能去和民進黨掛鉤,陳振生自然而然地認為,謝文東肯定是要找國民黨做靠山的。

              現在謝文東突然這么說,讓陳振生反倒是有些措手不及。他問道:“謝先生該不會想轉投民進黨吧?謝先生可別忘了,四海幫可是一心想除掉謝先生的!”

              稍頓,他又意味深長地看著謝文東,一字一頓地問道:“難道葉部長的生意,謝先生不想做了嗎?那可是白撿好幾個億的工程!”

              謝文東樂了,反問道:“區區幾個億的臺幣,陳老以為我真的會放在眼里?”

              陳振生臉色越發的難看,他禁不住站起身形,問道:“謝先生真的不肯幫忙?”

              謝文東說道:“我從沒有讓兄弟去扛雷的習慣,陳老說說,讓我怎么幫你?我自己去幫你們天合會扛雷?”

              陳振生凝視謝文東,良久,他點點頭,說了一句:“希望謝先生別后悔!”

              說完話,他轉身向外走去。陳振生帶來的保鏢急忙走到微波爐前,從里面取出手機,跟著陳振生離開別墅。

              看著陳振生拂袖而去的背影,金眼關閉房門,走了回來,笑道:“這次東哥可是把陳振生給得罪狠了!”

              “他太礙事了。明明一大把的年紀,早就該退休了。”謝文東端著茶杯,慢悠悠地喝著茶水。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是六道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三十章:輿論,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最新章節無彈窗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標題:第三十章:輿論   地址:http://www.zwhj.icu/huaidan3liudao/54323.html
              赛马会马会四肖八码
              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北京赛車pk10 11选5下期简单计算 足球比分即时指数 老重庆时时下载手机版 七位数72推荐号码预测 吉林时时论坛重庆 ZQZQ足球比分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今年猴是多少号 海南澄迈 龙江快乐时时 现金牛牛棋牌app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老时时360出号走势图 上海11选5官网下载 赛车pk拾试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