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47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47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zwhj.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向問天和韓非躲藏起來不敢露頭,謝文東對南洪門和青幫殘余勢力的圍攻變的異常順利,如同風卷殘云,很快,廣州大半的地區已被北洪門和文東會所控制。

              廣州一戰大獲全勝,等于直接挖空了南洪門的根基,使南洪門這座搖搖欲墜的大廈終于承受不住,開始土崩瓦解,南北洪門你死我活十年之久的爭斗也宣告終結。

              常年累月壓在身上的包袱一瞬間北拿掉,北洪門和文東會上下自然群情激奮,興奮異常,再刀口上生活的日子過了這么久,知道現在人們才算真正看到過上安穩日子的曙光。

              有人歡喜有人憂。北洪門和文東會處于一片歡喜之中,但肖雅部不屬其中。這兩天她的心情一直很陰郁,五湖幫雖然脫離青幫投靠了謝文東,也立下大功,但畢竟不是嫡系,說好聽點是棄暗投明,說難聽點就是見風使舵的叛徒,北洪門和文東會的大多數人并不把五湖幫當成朋友,更別說視他們為自家兄弟了,再肖雅感覺,五湖幫幫眾的地位還不如后投靠過來的南洪門人員。她始終在擔心,謝文東除掉南洪門和青幫之后,自己失去了利益價值,他會不會調轉槍口,對自己下毒手。

              亞洲大飯店。

              為了慶祝勝利,北洪門和文東會在酒店里包下無間大型餐廳,所有幫眾皆匯集于此,把酒言歡,至于以謝文東為首的北洪門和文東會的高級干部們則在酒店的頂樓包下一座大會場,邊吃邊聊。

              這段時間應該是謝文東近期過的最輕松的日子,沒有威脅,沒有壓力,連續睡了幾宿的好覺,整個人看起來也精神了許多,神采奕奕,容光煥發,一對洞察人心的單鳳眼更顯明亮。

              會場很大,但這么多的干部們云集于此,仍顯得空間狹窄,會場內的氣氛十分熱鬧,人們有說有笑。謝文東抽出香煙,點燃,順便看向劉波,輕聲問道:“老劉,還沒有查出向問天和韓非的下落?”

              劉波面色一正,忙說道:“正在著手去做。”

              南洪門雄霸廣州的時間太久了,勢力根深蒂固,分堂口,大據點,小據點不計其數,想從中挖出向問天來,即使對暗組來說也不是那馬容易的。謝文東理解劉波的難處,沒有過多追問,只微微點下頭,說道:“此事不能久拖,得抓緊。”

              “我明白,東哥。”劉波點頭應是。

              怕劉波尷尬,孟旬插開話題,在旁笑問道:“現在南洪門和青幫以及名存實亡,東哥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打算?”這一點謝文東還真沒想過,一下子擊垮連哥哥最大的敵人,中國之內已再沒有能和他抗衡的勢力,此時謝文東再興奮的同時又有些茫然。“我還沒有具體去想。”

              孟旬沉吟片刻,說道:“為了應對南洪門和青幫,社團一直在不斷的招收新人,現在南洪門和青幫的威脅已經解除,我們再要那么多的人力就顯得多余了。”

              這倒是個問題。謝文東贊同地點點頭,說道:“沒錯。”說著話,他看了看三眼和傷勢未愈的東心雷,說道:“張哥,老雷,我們招手新人的行動可以結束了。”

              “是!”三眼和東心雷沒有意見。

              不過孟旬仍在搖頭。謝文東見狀,好奇地挑起眉毛,疑問道:“小旬,這么做不妥嗎?”

              “不是不妥,而是還不夠。”孟旬正色說道:“有敵對勢力存在時,我們的人力是不足,但現在我們已經沒有任何威脅,再保留這么多的人力就不妥當了。這么多兄弟,要吃要喝要用錢,每月的花消(銷)都是天文數字。,所有,東哥應該考慮大批的減員了。”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同是(時)一楞,談笑聲也隨之漸漸消了下去,最后會場內變得鴉雀無聲。

              減員,這是另眾人無法接受的提議,有爭斗時,靠著兄弟們再前拼殺,流血流汗,而現在打垮了敵人取得了勝利,就想把那些為社團立下過汗馬功勞的兄弟們一腳踢開,再感情上是在說不過去。

              “這叫什么狗屁話?!”李爽第一個站出來反對,扯著大嗓門怒聲喝道:“現在這批兄弟可都是為社團立下過大功的,你說減員就減員,你以為你是誰啊?”

              三眼站在自家兄弟這邊,不懂聲色,冷言冷語的說道:“這叫卸磨殺驢,不講道義。”

              見三眼傾向自己,李爽底氣更足,搖頭晃腦地說道:“沒錯!有句話怎惡魔說的,什么盡,鳥弓藏……”

              當他旁邊的高清昂臉上肌肉抽搐兩下,差點笑出聲來,明知道自己沒那么大的學問,還擱什么,他清了清喉嚨,低聲提醒道:“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啊,對!”李爽大殿其頭,大聲嚷嚷道:“飛鳥盡,良弓藏。這是十足小人的做法,是害東哥不仁不義。今天孟旬提議減員下面的兄弟,是不是明天又要提議把我們這些人也減員了?”

              孟旬暗皺眉頭,李爽這么說簡直就是胡攪蠻纏,不講道理。以東心雷為首的北洪門干部們和孟旬的關系比較親近,雖然也不認同他的說法,可也沒人愿意站出來反駁,只是把目光都投降謝文東。

              謝文東沉吟不語,再理智上,他是贊同孟旬的,可是在感情上講,他又不得不認為李爽的話也有道理,現在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人力確實過多,日后將大批閑置,養這么多的仙人,消耗巨大,而要把這些兄弟大批遣散,別說社團里的干部難以接受,就連自己也于心不忍。這確實是個難以處理的問題!謝文東看看孟旬,又瞧瞧李爽,心里輕輕嘆口氣,這件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定下來的,他還得再仔細()考量。他搔了搔頭發,不置可否地笑呵呵說道:“我知道了。”

              “東哥知道什么了?”眾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謝文東沒有回答,而是舉目四望,露出好奇地表情,說道:“我怎惡魔覺得這里還想缺個人啊!”

              一句話,立刻把眾人的注意力轉移了。“缺誰?”在座眾人相互觀望,己方的干部們都到齊了,連受傷的東心雷,任長風,格桑等兄弟都到了,還缺誰?

              謝文東似乎恍然想起什么,拍拍額頭,問道:“缺肖雅!小雅這么沒有來?”

              肖雅?沒想到謝文東說缺人指的會是肖雅,眾人臉上皆露出不解之色。

              田啟眼珠轉了轉,說道:“肖雅來干什么?她只不過是個青幫的叛徒,哪有資格坐在這里?”田啟是個心胸狹窄之人,見不得別人的能力比他強,而他又偏偏見識到肖雅國人的能力,所以明里暗里極力打壓。

              謝文東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不過也不在意,畢竟人無完人,田啟心眼雖小,但他的忠誠還是毋庸置疑的。他笑道:“小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再青幫的那段時間里,小雅一直都對你照顧有加(嘉)啊”

              那是她給自己留退路。這是田啟德心里話,只是沒敢說出口,他善于察言觀色,知道謝文東這么說是讓他知恩圖報,不要落井下石,當眾人做小人。他心中一動,急忙改口說道:東哥,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并非是對肖雅存有什么偏見。”

              “哦!”謝文東含笑點頭,田啟是聰明人,自己只開個頭,他便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不再多說什么,側頭問道:“小雅現在在哪?”

              “應該在樓下餐廳里”。三眼答道,頓了一下,又問道:“東哥,我找人叫她上來嗎?”

              “不用了。”謝文東擺擺手,站起身形,淡然說道:“我去“請”她。”他特意加重請字。

              謝文東要親自去請肖雅,這是多大的面子,眾人面面相覷,皆大吃一驚,對肖雅也不敢再有任何的輕視之意。當然,這也是謝文東最想要的效果。

              此時肖雅在三樓的餐廳,周圍幾桌都是五湖幫得人員,他們這里可以算是整個餐廳最安靜的角落。餐廳內人來人往,相互敬酒,談天說地唯獨五湖幫這里安靜異常,沒有人來敬酒,更沒人來聊天扯皮,五湖幫上下包括肖雅在內都覺得自己是餐廳最多余的那個人。

              五湖幫眾人如坐針氈,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肖雅仍是一臉的淡漠。毫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坐她旁邊的王龍堂到是大喝悶酒,一杯接一杯。

              “早知北洪門和文東會如此對待我們。當初真不該投靠他們!”王龍堂咬牙說道,不過現在后悔已經來不及了,他們此時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

              肖雅淡然說道:“不要多話,吃你的飯,喝你的酒。”

              “哼——”王龍堂悶哼一聲,一仰頭,又把杯中酒喝個精光。

              正在此時,餐廳內嘈雜聲突然消失,一下子安靜下來。

              剛開始王龍堂還沒感覺什么,可無意中發現餐廳里的北洪門和文東會眾人的目光都在向自己這邊看,一晚上的郁悶和不滿仿佛瞬間被點燃,爆發,他啪的一聲拍案而起,轉回身,怒喝道:“你們看什么……”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zwhj.icu/huaidan2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47章   地址:http://www.zwhj.icu/huaidan2/1811.html
              赛马会马会四肖八码
              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广东省快乐十分官网 彩票预测网 3D捕鱼 幸运飞艇是哪个国家彩票 电玩捕鱼 香港六合彩近期开的数字 261111香港开奖记录大小必开 幸运飞艇一期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长沙麻将将将胡全求人 一分赛车开奖走势技巧 老版电子游戏都有哪些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新加坡富临彩 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11选5遗漏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