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zwhj.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漂亮女生氣得差點吐血,可后面有一個人很高興,或者說很得意,就是黃蕾。剛開學時,謝文東在學校附近和流氓的一場惡戰對她印象極深,她對謝文東表示過好感,可后者對她卻一直不冷不熱,本來謝文東在學校就沒住過幾天,再后來,徹底失蹤,連個人影子都找不到,直至大二中期,黃蕾才找了一個男朋友,就在她快把謝文東忘記的時候,沒有想到,他又出現了。和以前沒兩樣,還是那一席黑衣,眼睛依然明亮得讓人無法正視,唯一改變的就是他更加成熟了。黃蕾之所以得意,是謝文東不只對自己視而不見,對比自己漂亮的女生也是如此,人,總是有種虛榮感嘛!

              “鈴~~”隨著一聲鈴響,這節刑法終于結束,老師似乎片刻也不愿在教室多呆,逃也一般離去。他走得快,外面一大群人進來得更快,各個手中拿著膠水,白紙,上面有早已寫好的某某時間某某學科占坐的字樣。進到教室,紛紛找各自自認為不錯的位置,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把紙條貼在桌面上。快到考期,這種情況很常見,學生們事先打聽好各科考試的考點,然后紛紛在‘不錯’的位置上貼紙條占坐,為考試順利過關打下‘堅實基礎’。有三個男生在教室里掃了半天,最后選定謝文東的位置。走到近前,其中一個‘卡尺’頭的學生手往桌子上一拄,老氣橫秋道:“同學,讓一下,占座!”

              “討厭!”謝文東旁邊那幾個女生皺皺眉頭,可也無可奈何的起身讓出位置,考試占座儼然已成為學生之間的潛規則。

              謝文東的位置在最中間,也是最佳的地方,但他卻沒有動。一個帶眼睛的學生推了他一把,不滿道:“醒醒,別睡了!”

              等了片刻,見謝文東沒有反應,卡尺頭一揚眉毛,連推帶拉,嘴里不干不靜道:“起來起來,別他媽睡了!”

              就算是睡覺最大的謝文東被他這一攪和也有覺難眠了,他木然的張開眼睛,沒有說話,抬頭疑惑的看著那學生。

              卡尺頭一看謝文東的樣子,平平無奇,一臉書眷氣,輕蔑一笑,道:“裝什么傻,快出來!”不由謝文東說話,抓著他衣服把他拉出來。帶眼鏡的學生看了看他,嘟囔道:“這家伙怎么呆頭呆腦的?!”另一個身材高大的學生嘿嘿笑道:“二唄!”

              這幾人好象有意顯耀,抓到軟柿子踩住不放,你一言,我一語,對謝文東冷嘲熱諷。三人正說得高興,謝文東猛得一抬腿,沒見他身體怎么晃動,這一腳已經踢出去了,正蹬在‘眼鏡’的肚子上。‘眼鏡’連本能的反應都沒做出,哎喲一聲,滾出好遠,爬在地上起不來。見他說打就打,還沒看清怎么回事呢同伴已吃了虧,高個學生驚叫一聲,揮手想給謝文東一嘴巴。他的手高高抬起來,卻沒有膽量打下去,因為他面對的是一雙冷光四射,沒有絲毫感情而微微帶有血絲的眼睛。他感覺自己不是面對一個人,而是一只致命的野獸。他的感覺沒錯,患有低血糖的謝文東在睡眠時被人打擾后確實是一只能要人命的野獸。這時在他眼中,誰都一樣。他出手如電,一把扣住高個學生的喉嚨,往下一拉,隨著喀嚓一聲斷響,高個的腦袋和桌面撞個正著,沒見他怎么用力,但有一厘米厚的桌面已經深深凹了下去,血滴滴答答從桌面滴落在地上。當他抬頭看卡尺頭的時候,后者連連倒退數步,恐懼感油然而生,那是一種從腳底涼到頭發絲的恐懼,如同面對死亡。做為學生,這不是他所能承受得起的。他怪叫一聲,轉身就跑,嘴里大喊著:“殺人啦!殺人啦!”

              謝文東厭煩的一皺雙眉,低身,抓住椅子坐板,猛一用力,硬生生拉了下來,隨手一揮,一尺半見方的木板脫手而出,卡尺頭剛跑到教室門口,木板也同時追上了他的腦袋,叫聲嘎然而止,他哼都沒哼一聲,腦袋勺被砸出一半個拳頭大青包,暈了。這還是謝文東手下留情,雖然盛怒,但理智未失,如果用上全力,他的腦袋比破碎的椅子面好不了多少。

              謝文東轉瞬之間讓三個活蹦亂跳的不良學生變成病貓,除了黃蕾和他寢室幾個人外,其他同學無不大為震驚,對他的身份也暗暗推測起來。謝文東這時業已完全清醒過來,食指摳摳腦袋,暗怪自己出手太重,對這些人完全沒有必要,見上課時和他說話的那個漂亮女生正張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時,謝文東順了順頭發,緩緩道:“不用奇怪,我說過,我是壞蛋!”說完,他看了看手表,討道:糟糕!自己不知不覺竟睡著了,把外面的強子給忘了,而且,還有一個警察,那是他必須也很想見到的人。他對走上前,正準備和他說話的同寢六人無奈道:“什么話都別說,我現在有事,以后有機會再談!”說完,道聲拜拜,快步走向教室外。臨路過趴在地上的眼鏡時,他上前扶起,幫眼鏡整理一下他的衣服,歉然道:“實在不好意思,我剛才睡迷糊了,幫我對你的同伴說聲對不起!我叫謝文東,如果想要補償,請給我打電話。”說著,他從地上揀起一張紙,寫下電話號碼后塞進眼鏡手里。眼鏡一張臉一會白,一會紅,變色龍也沒有他變得快,肩膀顫了顫,咬牙沒有說話。謝文東想走,可有人偏偏不讓他走。“怎么,打完人了就想跑?”一只大手按住他的肩膀。

              謝文東苦笑,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黑黝而帶滿真誠的笑臉。笑臉的主人是和他同寢的老三。他搖頭笑道:“沒辦法,我的時間經常在跑路中度過。”老三一撇嘴,道:“看見你真是不容易,今天有再重要的事也要等把酒和完再走。”謝文東道:“喝酒?喝什么酒?”這時老五上前呵呵一笑道:“喝我們哥幾個又聚在一起的酒!”“所以,”老四道:“今天你一定不能跑路!”

              其他幾個兄弟也圍了上來,看來這頓酒是逃不掉了。謝文東沒辦法,道:“給我兩分鐘時間!”說著,他向外走去。老三抓住他的衣袖,生怕他跑掉似的,問道:“干什么去?”“打電話!”

              謝文東走出教室,到一處人少之地,拿出手機給高強打電話,道:“強子,看來我一時半會很難離開,你等三個小時之后再來接我。”高強答應一聲,也不問為什么,開車離開,只是沒有走遠,在不遠處商場停車位將車停下。謝文東的話,他從不質疑,但謝文東孤身一人,他卻放心不下。高強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但他的心一直很細。

              謝文東關掉電話,緩步走回教室。這時眼鏡已經勉強能站起,一個個子不高的學生攙著他,那兩個同伴也被一起同來的同學背走,見謝文東回來,眼鏡鏡片下雙眼寒光一閃,也沒說話,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等擦過謝文東身邊時,眼鏡猛然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大叫一聲:“你去死!”一刀直向謝文東小腹刺來。年輕人大多是沖動的,當著一屋子人的面,被謝文東一腳踢翻,面子過不去,臉好象被刀剮一般,頭腦一熱,也不計較后果,就想至對方于死地。

              眼鏡這一刀又快又突然,換成普通人真很難躲避,不過,他對上的是謝文東,他面上的一陰一晴,一會明一會暗,半點沒逃出謝文東的眼睛。比這快十倍的刀速謝文東也見過,哪會放在眼里。他身子一弓,向后彈出一步,同時一拉衣襟,抬腳踢在眼鏡手腕上。手中一麻,匕首脫手而飛,彈起一米多高,眼鏡心中一寒,下意識的退出半步。謝文東一展手臂,抓住力盡下落的匕首,順勢一指,刀尖正頂在眼鏡咽喉。他冷冷說道:“你在玩火你知道嗎?”

              一滴血從眼鏡喉嚨處流出,漲到腦門的熱血頓時冷卻下來,眼鏡雙腿一軟,差點癱倒,還沒等他說話,脾氣火暴的老三再也忍不住了,怒道:“老七,和他費什么話!”說著,一步竄上來,抓住眼鏡的頭發,向下一拉,一頓暴踢。這頓皮鞋沒頭沒腦,不一會,眼鏡已然被打得神志不清,額頭劃出一道三寸長的口子,滿臉是血。

              老大見狀不好,這樣打下去弄不好會搞出人命,急忙摟住老三,叫道:“你想殺人啊?!”

              老三掙扎兩下后,長長出口氣,頭腦冷靜下來,低頭一看眼鏡,抱著腦袋縮成一團,向他身上吐口吐沫,罵道:“操!就你這樣的,以后見一次揍一次!”謝文東啞然失笑,道:“他要找上的人是我,你急什么?”老三一楞,木然道:“都是一個寢室的兄弟,他想傷你等于是傷我一樣嘛!”謝文東聽后笑不出來了,如果他再早認識老三幾年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他拉到自己身邊,可是,現在他卻不能這樣做,陷得越深越知道自己這條路雖然風光無限,但并不好走。

              老大雖然膽子笑小些,但心比較細,向教室外張望兩眼,說道:“你們快走吧,保安可能馬上就到了。”“怕什么?”老三一瞪眼。謝文東摸摸下巴,警察他都沒放在心上,保安自然更不用多說,但追問起來多少有些麻煩,他拉住老三胳膊呵呵一笑,道:“確實沒什么可怕的,但天大地大,都沒有我們一起去喝酒的事大。”

              謝文東的話很好使,老三聽后頓時眉開眼笑,拍拍他肩膀,大聲道:“好,喝酒去!”

              酒是糧食精,越喝越年輕。這句經典的話不知是誰發明出來的。能不能年輕謝文東不知道,但他感覺肚子漲倒是真的。

              一行七人找了一間‘不錯’的酒店。請客的人是謝文東,選的酒店自然很不錯。進了包房,菜沒等點,先讓服務員上了一箱啤酒。用老四的話說,兄弟好久沒見,先干三杯意思意思。三兩杯,三杯下肚等于一瓶啤酒。眾人差了差嘴,都沒什么反應,神態自若。謝文東暗嘆厲害,酒喝得這么急,自己都有點受不了。他剛想點菜,老三又舉杯站起,道:“老,老七,三哥敬你三杯!”盛情難卻,謝文東無奈,只好又連喝三杯。一會工夫,一箱啤酒只剩下空瓶。菜沒等上來,眾人已經灌了一肚子啤酒。東北人就是這樣,菜可以不吃,但要的酒一定要喝干凈,哪怕過后把腸子都吐出來。

              謝文東也記不清自己喝了多少,只是墻角的空箱在一層層往上壘。這時老三又來敬酒,謝文東一捂空杯,搖搖頭,道:“我喝不下去了。”他是一個自制力相當強的人,當他發覺自己到量了,絕不會再多喝一口,留下四分清醒是他最低限度。無論老三怎么勸,謝文東始終笑瞇瞇的搖頭,滴酒不喝。老三沒辦法,只好甩出激將法,用勝利的眼神看向他,說道:“你打架比我厲害,但論起喝酒,兩個你也不如我一個,老七你說對不對?”謝文東不為所動,很認真的點點頭,坦然道:“確實喝不過你!”

              他軟硬不吃,老三也沒辦法,只好找上別人。這一桌人已經趴下三個,只有老四和老五還能與他抗衡。三人又喝了六七瓶,覺得索然無味,對謝文東道:“老七,酒喝得比較多,不如一會去活動一下!”

              “活動?”謝文東不解,問道:“怎么活動?”“自然是跳舞去了!”謝文東看了看表,下午三點多了,已經超出自己打算的時間,搖頭道:“你們去玩吧,所有花消算我的,我就不去了,還有些事情要辦!”老三大搖起頭,道:“這不是誰請客誰出錢的問題?主要是你回來大家伙高興才想一起去玩的,如果你不去,那還有什么意思?!”老四在旁滿面通紅,醉眼朦朧,接道:“老三說得對,你不去就太沒意思了!今天有再大的事情也得等明天辦,不去,明顯是不給我們哥幾個面子嘛。”

              和喝醉的人永遠不要講道理。謝文東苦笑。這時老五站起身,一米八的大個晃晃悠悠向謝文東走來,看他的樣子,謝文東一陣擔心,好象隨時有倒下砸在自己身上的趨勢。老五往他肩膀上一趴,老氣橫秋道:“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謝文東氣笑了,道:“怎么?我還被你們綁架了不成?!”老五模仿他的話道:“天大地大,喝醉了的人最大!”

              這個家伙真醉了嗎?謝文東忍不住想道。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zwhj.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七章   地址:http://www.zwhj.icu/238.html
              赛马会马会四肖八码
              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1. <div id="0l6de"><ol id="0l6de"></ol></div>
                            <div id="0l6de"><tr id="0l6de"><object id="0l6de"></object></tr></div>

                          1. <em id="0l6de"><label id="0l6de"></label></em>

                              1. <em id="0l6de"><ol id="0l6de"></ol></em>

                              2. <em id="0l6de"><tr id="0l6de"></tr></em>
                                <blockquote id="0l6de"><meter id="0l6de"></meter></blockquote>
                                  篮球让分客胜 众彩网客户端app 怎么看快三彩票走势图 西安沐足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 单机无限内购破解安卓 打鱼游戏 胜负彩14场专家预测老牛解盘 赛车计划交流群哪个好 00性感美女 极速赛车计划最准qq群 波胆推荐女足世界杯 三升体育网址 彩票计划高手下载 时时为什么改为20分钟